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6年4月

自己的观音

    

 

                     自己的观音

 

 

    在唐代的时候,有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每当她遇到了难事的时候,就去寺院里求拜观音菩萨。

    有一天,当她走进观音殿的时候,她发现在菩萨的面前有一个人在跪拜着,只是那个人长得跟观音 菩萨的坐像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她不解地问,“您是观音菩萨吗?”只听跪拜的人答道:“是,”“那你为何还跪拜自己呢?”“因为我也遇到了难事,”观音笑道:“可我知道,求人不如求己。”

 

 

    呵呵 ,这是一则有关菩萨的趣谈,可是它让人深思、回味。想来我们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可能就是因为遇事喜欢求人,而菩萨之所以为菩萨,却是因为他们遇到难事懂得求自己的缘故吧!

    但愿我们也能懂得和拥有遇事求己的那份坚强和自信。

 

   朋友们对这句话的反应不一,我再来说一句。我的理解是:这里的“求人不如求已”,应该不是字面的意思,人是社会的人,不可能脱离这个群体,否则做不了任何事,何况一个人的成功80%取决于他的人际关系的成功。所以,“求人不如求已”,应该是首先要做到自己内心的强大和自信吧,没有了这一点,求谁也没用啊,还有能求到何时呢,能保证事事都能求到能如愿吗?无可置疑,有些事的确要求人求朋友,可是有些事只能自己才能办到。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喜欢自己现在的版面颜色,本是闪着点点繁星的星空,又似广褒的深蓝色的大海,这两样都是偶最喜欢的大自然的物态。

    喜欢这些图片的朋友尽管拿去,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Read Full Post »

Read Full Post »

   

  一个美丽的关于金牛座由来的传说……

 

在非常遥远的古希腊时代,欧洲大陆还没有名字,那里有一个王国叫腓尼基王国,首府泰乐和西顿是块富饶的地方。国王阿革诺耳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叫欧罗巴。欧罗巴常常会梦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对自己说:“让我带你去见宙斯吧,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做他的情人。”那时候宙斯还只有赫拉一个妻子,而且宙斯并不爱他的妻子,他整日处在郁郁寡欢之中,命运女神克罗托觉得帮助宙斯找到幸福。她知道火神有一件长襟裙衣,淡紫色的薄沙上用金丝银线绣了许多神祗的生活画面,价值连城,而且美不胜收。克罗托把这件衣服要过来,让宙斯去送给欧罗巴。起初宙斯兴致不大,但当他见到欧罗巴时,不禁为她的美色深深吸引,宙斯无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欧陆公主。他以一位邻国王子的身份去提亲,并把神衣送给了欧罗巴。但是欧罗巴并没有答应他,她心里一直想着命运女神的承诺。     

      一天清晨,欧罗巴像往常一样和同伴们来到海边的草地上嬉戏。正当它们快乐的采摘鲜花、编织花环的时候,一群膘肥体壮的牛来到了片草地上,欧罗巴一眼就看见牛群中那一只高贵华丽的金牛。牛角小巧玲珑,犹如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晶莹闪亮,额前闪烁着一弯新月型的银色胎记,它的毛是金黄色的,一双蓝色的眼睛燃烧着情欲。那种无形的诱惑让欧罗巴难以抗拒,她欣喜地跳上牛背,并呼唤同伴一起上来,但是它们没有人敢像欧罗巴一样骑上牛背。正在这个时候,金牛从地上轻轻跃起,渐渐飞到了天上。同伴们惊慌的喊着欧罗巴的名字,欧罗巴也不知所措,金牛飞跃沙滩,飞跃大海,一直飞到一座孤岛上。这时候紧牛变成了一个俊逸如天神的男子,他告诉她,他是克里特岛的主人,如果欧罗巴答应嫁给他,他可以保护她。但是欧罗巴没有答应他,她心里一直想着命运女神的承诺。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欧罗巴被一个人撇在了孤岛上,她向着太阳的方向怒喊到:“可怜的欧罗巴,你难道愿意嫁给一个野兽的君王做侍妾吗?复仇女神,你为什么不把那头金牛再带到我面前,让我折断她的牛角!”突然,她的背后传来了浅笑,欧罗巴回头一看,竟是梦中那个陌生的女人。美丽的女人站在她面前说到:“美丽的姑娘,快快息怒吧,你所诅咒的金牛马上就会把他的牛角送来让你折断的。我是美神维纳斯,我的儿子丘比特已经射穿了你和宙斯的心,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正是宙斯本人。你现在成了地面上的女神,你的名字将与世长存,从此,这块土地就叫做欧罗巴。欧罗巴这才恍然大悟,终于相信了命运女神的安排。而十二星座中的金牛座也由此得名,成为爱与美的象征。

Taurus金牛座 4/21~5/20


专心一致
 的爱 

缓慢是坚信

最好的会留在最后

懒散亦是一种优雅

博爱的心期望

看清人间所有的爱

也真实拥有

被在乎的幸福

守护星是金星(象征爱与美的结合)  

守护神是爱神维纳斯

诞生石:蓝宝石

花:百合

 

 

Read Full Post »

  

  一到韩国我们就会感觉到韩国的汽车多。仅汉城,城市人口只有700万,而各类小车却达400多万辆,人均0.6辆。俄罗斯的海参威城市里的小轿车也很多,但和汉城的小轿车相比,有着本质的差别。海参威的小车多是日本的二手车(有人戏称海参威是日本小轿车的垃圾箱),而韩国的车多,都是韩国自己的“现代”和“大鱼”等车。是不是其它国家的轿车都不如韩国车呢?不是的。据说,在一次汽车贸易洽谈会上,韩国人和日本人为了“大韩民国”和“大日本帝国”的说法问题起了争端,韩国人一气之下就拒绝进口日本轿车,从那时起韩国人就开始研发和改进自己品牌的轿车,于是韩国“现代”和“大鱼”车便应运而生。从此以后,在韩国日本轿车就没有了市场,没有了立足之地。至今韩国人始终把“拒绝进口日本车”作为民族气节的教育资源来影响着下一代,激励下一代。

  在游览韩国“民俗博物馆”时,导游向我们介绍说,日本的游客在韩国都由女导游接待。为什么呢?因为日本曾在甲午海战时代侵略过韩国,然而日本的教科书上介绍的资料和真实的历史截然相反。一次,日本游客在韩国旅游时,韩国导游向他们介绍了这一段真实的历史,结果日本游客说韩国人捏造事实,于是一场“唇枪”之战开始了,逐渐地又演变成“跆拳道”的较量,最后更变成韩国和日本两国外交上的“摩擦”事件。此事件后,两国协议,日本游客在韩国一律由不会跆拳道的女导游接待。细细体味韩国人的民族精神着实令人佩服。 两个事件两个故事,说明了韩国人的民族气节的高贵品质,也证明了韩国在爱国主义教育和民族气节方面的教育已深入人心。

 


后记:韩国人以买国货、使用国货为荣,而中国人却购买进口贷引以为傲。什么时候我们中国人有韩国人的民族精神和气节,再加上日益腾飞的经济实力,小日本乃至全世界,谁敢说我们一句坏话,谁敢动我们一根毫毛?

 

Read Full Post »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日本是我们最近的邻邦。一衣带水这个词几乎成了我们形容日本时必不可少的词汇。然而,在地球上现有的国家中,日本却是离我们最远的一个国家。

      记得有一位朋友酒醉后愤慨地说:谁把日本给“灭”了,谁就马上会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日本人太可恨了!我和日本人没有太多的接触。然而,就是在有限的几次交往中,日本人给我留下的印象确实很坏,而且是难以原谅。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乘飞机前往纽约采访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的纪念活动,途经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转机。成田机场庞大无比,一个个候机的卫星厅很容易让人眼花缭乱,误入歧途。到了前往纽约的候机厅里,我来到一个环形的问讯处柜台前。柜台里面站了一个头发染成了金黄色的日本女服务员。我将飞机票递过去,用英文问她,飞往纽约的航班几点起飞,在哪个等机口上飞机。那位服务员接过机票,看了看嘴里自言自语道:“beijing。”然后,她把机票放在柜台上,一转身走了。我想,她大概是自己不熟悉,去问别人了。于是,我耐心的等待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后,那位服务员回来了。她似乎已经忘了刚才我问她的事情,而是接过我身后一位西方人的机票,开始为那位旅客改签机票。我有点莫名其妙。我问她:对不起,小姐,我刚才问你们的飞机几点起飞,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没有声音。那位服务员低头在写着什么,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我的话。我又问她:“小姐,我在问你话呢?”还是没有声音。那位服务员改好了机票,双手将机票恭恭敬敬的递给那个西方人,用英文对他说,机票已经改好,祝他旅途愉快。她的脸上堆着卑谦的笑容。这时,我忍无可忍,我大声对她说:“小姐,现在你是否可以回答我的问讯了呢?”没想到,她眼皮都不抬,一转身又走开了。我勃然大怒。我找到了在场的值班经理,对这位服务员的行为进行了投诉。事后,一位曾在日本常驻的朋友告诉我,这种事情在日本常有。“日本人对中国人极不友好。听到你是中国来的,他们有时就会装糊涂,”那位朋友对我说。

       我想到了那位服务员在拿到我的机票是嘴里嘟囔“北京”的样子。一位机场问讯的日本小姑娘能和中国,能和北京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实在无法理解。

        一个月后,也就是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我又一次前往日本。这次我是去日本的大坂报道在那里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谈。有一天,我们想采访一些日本的老百姓,请他们谈谈对于本次会议的看法。于是,我和摄像记者扛着摄像机来到了大坂市街头。我们走了好几个街区,碰上的都是软钉子。给我的感觉是,日本人都不愿接受采访,而且没有几个人会说英文。

      在一家饭店门口,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我让摄像把摄像机打开。然后我拿出话筒,想对司机进行一番采访。那位司机穿着笔挺的西服,手上还戴一双雪白的手套,头发梳得光亮。然而,无论我们怎么问那位司机,他总是在那里摇头,一句话不说。无奈,我们只好做罢。临下车的时候,那位司机接过我付给他的车钱,脸上一付不满的样子,嘴里嘟囔了两句日语。我想想,车钱一分不少啊?!我想他大概是嫌我们坐的太近了。当天晚上有一位在大坂的国内朋友来看我。见到这位懂日语的朋友,我突然想到了白天那位司机说的那两句日语。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们的摄像机没有关闭,所以,那两句话被摄像机录了下来。于是,我赶紧把摄像机抱到我这位朋友的跟前,想让他听听那位司机到底因为什么而不满。我的朋友耳朵贴在摄像机的小喇叭上听了半天,抬起头来。他瞪着眼睛,脱口大骂:“我…!”朋友告诉我,那位司机在我们下车的时候说,这两个中国来的讨厌记者,还想采访他,为什么当年大日本皇军不把这些中国人都杀光了?原来那王八蛋听得懂英语!听到这话,我当时气的直想冲出去把他杀了。

       后来我才知道,日本人普遍都学习过英文。在日本的小学和中学里,英语是必修的课程。但是,许多日本人却只对西方人讲英语。后来我还听说过一种说法,在日本人眼里,亚洲人,包括中国人,都是比他们落后的民族,日本是亚洲最优秀的民族。日本以自己和西方世界同属一个档次为荣,而不耻和亚洲的这些“落后”民族“同流合污”。

      在国际组织中,有一个组织叫做“西方七国集团”,日本便是这个以西方国家为主的政治经济组织中的一员。当然,日本人最可恨的并不是在于他们如何崇尚西洋,以及日本服务员和司机的那些恶劣言行。关于日本,最可恨的恐怕还是五十年前侵略中国的那场战争以及日本人今天对于那场战争的看法。

       从七十年代田中角荣对周总理说的“添麻烦”到近来日本各界政府时而冒出的某些关于侵华战争的狂言,从每年日本内阁成员对靖国神社的参拜到钓鱼岛上的日本国旗,一次又一次,日本人顽固地、一如既往地在刺痛着善良的中国人的心。

     一九九七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二十五周。这一年的年初,《中国青年报》做了一次名为“中国青年眼里的日本”的大型读者调查。调查的结果是触目惊心的。 在被调查的十万多青年读者中,有百分之八十三点九的读者认为“日本”两字最容易使他们想到的是“南京大屠杀”,这在多达十五个选择中位居榜首。被问到“你心目 中的日本人是什么样”的时候,最高一项选择的是“残忍”,占百分之五十六点。 拿到这份调查结果,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震撼。被调查的读者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五点二岁,也就是说,这些年轻人他们不仅没有经历过中日甲午战争、抗日战争,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在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出生的。然而,就是这些中国的年轻人,他们对日本发出的声音不仅让人吃惊,而且也是耐人寻味的。

      《焦点访谈》栏目决定根据《中国青年报》的这份调查制作一期节目,把中国青年对日本的这些看法通过我们的媒介进行传播。我们采访了一些国内青年人和研究中日关系的专家。另外我们还采访了一些在中国留学的日本学生。

       记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刘江永研究员在采访中做过一个很恰当的比喻。他说,我们中国过去遭受了日本那么残酷的侵略,受到了那么严重的民族迫害。我们民族身上有疮疤,这个疮疤谁也不愿意去揭,揭了很疼,甚至要疼到骨头里去。他认为,中国青年对日本的这些并不良好的看法恰恰是日本人不断的在过去的那段历史上大做文章,刺激中国人民的感情。我还采访了一位北京的大学生,当我问他,在什么情况下,他会和一位日本的青年人交朋友,这位大学生想了想以后说:“如果让我和一位日本青年交朋友的话,我会带他去一些地方,比如卢沟桥的抗日战争纪念馆等等,我会跟他谈日本侵华战争,把事实摆在面前。如果他是一个诚实可交的朋友的话,他会正视历史,朋友自然可以交成;如果他认为那场战争不是日本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的话,那,朋友肯定是交不成了。” 后来,我们把对这位大学生的采访放在了节目的最后。

       因为在我们看来,他的话正反映了今天许多中国青年人向日本发出的信息。根据这些,在考虑这一期节目的标题时,我想到了一句话:日本,听我对你说。于是,那一期的《焦点访谈》便以这样一个少见的标题播出了。虽然我知道,作为一名记者我当然应该保持客观和冷静。然而,作为一名中国人,面对着这一切,我却无法时常使自己平静下来。想起日本,我的心中总会出现这句话:“日本,听我对你说。” 我想说:日本,听我对你说,你不要太可恨。

        五十年前,在中国的确发生了惨无人道的侵略和屠杀。几百万、几千万中国人在日本的军刀下成了冤魂。长达八年,日本人在中国的大半个国土上留下了数不清的罪证。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的历史上,这是从未有过的。在中国人的感情上,这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奇耻大辱。中国人善良。这善良就表现在中国人很容易接受曾经凌辱过他们的人的道歉,并与之重修于好。然而,中国人也容易记仇。五十年前的事情不仅当时的人不会忘记,他们的下一代不会忘记,他们下一代的下一代,祖祖辈辈都不会忘记。他们会记得,如此泱泱大国被小小日本蹂躏得片片焦土。而时至今日,日本却连一个正经的“对不起”都没有。相反,在日本却总有些人兴风作浪,说南京大屠杀是为了排除抵抗,甚至说是捏造的;说日本发动了战争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安全;或者干脆说亚洲国家托了那场战争的福,云云。如此这般,实在可恨。

        我想说:日本,听我对你说,你不能太顽固。任何一个民族都不愿在自己的历史上有一个污点,然而,这并不等于可以因此而掩耳盗铃。我们要得其实并不多。我们没有要求你们拿出那一笔天文数字般的战争赔款;我们没有要求你们的首相像当年的西德总理勃兰特那样在我们的亡灵前下跪。我们要的不多,无非是一个说法。有的日本人认为对战争的反省就意味着你们的“自虐”,然而,你们不是每年都要反省和抗议当年美国人对广岛和长崎扔下的那两颗原子弹吗?你们不是总要为二十多万原子弹下的冤魂鸣不平吗?你们不是还用各种仪式表明你们对和平的热切向往吗?那么,为什么你们就不敢承认当年的日本皇军曾杀害了上千万亚洲无辜的平民呢?日本军刀将中国孕妇开肠豁肚难道不是像广岛长崎的蘑菇云一样残暴可怜,令人发指吗?向往和平的民族应该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它应该勇敢地面对一切,它也应该目光远大。 然而,日本的顽固却实在无法让人相信它具有如此高尚的品质。去亚洲各国走一趟吧。去问问曼谷的市民、去访访新加坡的职员、去探探南京百姓的心声,看一看有谁会认为那日本式九十度鞠躬的后面包含的是真诚和善良?!

           我想说:日本,听我对你说,你不要太张狂。虽然借助于美国人的鼎力扶持,日本跃居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虽然日货铺天盖地,席卷了全世界,也进入了中国的千家万户;虽然中国人民经过痛苦的思考,发出了“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誓言,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更不能以此而有恃无恐。“抵制日货”的口号并不是某一个中国人凭空杜撰出来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每年参拜靖国神社的抗议并不仅仅是例行的外交词令;围绕着钓鱼岛的愤怒也绝不会像昙花一般转瞬即逝。

         记得小时候曾听爷爷说,“不要小看日本”。我敢说,绝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小看过日本。然而,日本肯定是小看过中国的。 时间会改变这一切吗?我不知道。此刻,我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位醉酒的朋友说过的那句话,看了让人发火!

 

 

Read Full Post »

雨季来了

  

 

  又下起雨来了,刚刚一道白光闪过之后,我来不及捂住耳朵,一声巨响在我耳边炸开,吓的我浑身一哆嗦。扛过真枪玩过货真价实的手榴弹有过严格操练,曾是军人的我,竟然连打雷也怕成这样。更是在别人怀疑(你当过兵?)的目光中,严重跌入惆怅,原来我已不是那个“我”,当初那么的英姿飒爽、神采飞扬,今天却是另外一种样子的我,也许更符合现在的这个年龄,但是显然的,青春像握在手中的泥鳅,已溜走了。偶尔只是在战友给我的信中,从仍旧亲热呼喊着我的绰号中,感觉到一种安慰,因为青春不在,战友情依旧。虽然走得最急的总是最好的时光,可是能有一种美好的东西延续在生命中,足矣。

  最近算是新加坡的雨季吧,每天都有一场大雨,昨天与朋友一家去这里很大的蓄水池公园野餐游玩,刚到一半,就下起暴雨来,个个淋成落汤鸡,被困了几个小时后,哆哆嗦嗦回来了。这一阵子户外活动是进行不起来了。

  想起三毛的《雨季不再来》,一个曾带给我们浪漫美好感觉的传奇般的女作家,那么快就离开我们追随她的荷西去了,让我们好生怀念啊。

  哎,最近咋这么爱怀旧捏,莫非偶真滴老了?不会滴,偶绝对不会老滴,嘎嘎,偶说的是偶的心,呵呵~~~~ 这写得都是什么啊,见笑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