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6年4月

  

  

  今天去医院做个例行检查,虽然是小CASE,但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害怕,老公说请假陪我去,我没让,这些年我的健康让他费了很多神,不想再给他添麻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有了从天而降的好姐妹可以陪我去,这让我很欣慰。

  在等号的时候有人陪我聊天,在去检查室前换下的衣服有人给我拿,检查前的恐慌淡化在她的鼓励里和给我的安全感里,检查完毕后有人迎上来陪我休息……也许这所有的爱心相随让我今天有了EXCELLENT检查结果,医生笑着对我说,一切都很好。原本紧张了很多天的担心就这样烟消云散,我真的很开心。

  我是个幸福的人,因为有幸福的人相伴。谢谢你,Michelle,琼姐。

 

 

 

Read Full Post »

      我的一个朋友刚从新西兰回来,他去那里之前每天的生活可以用纸醉金迷来形容,而且为自己的仕宦之路费尽心机,但偶然的一个机会他去新西兰学习了两年。 

  两年之后再回来,看到他的脸上常常有淡定的笑容,不吸烟不喝酒种花养鸟下围棋性情大变,我问他,何以改变这么多? 

  他说,给你讲个故事吧。我在新西兰的时候,住到一个牧场主家里,他们家有很多牧场,房子全是木头的,这样的田园生活已经延续一百多年了。牧场主家的房子前有一大株仙人掌,高大得可以伸到屋顶上去,又肥又大的仙人掌叶片会在成熟之后“啪嗒啪嗒”地落到房顶上,每年都会腐蚀房顶,把房顶砸坏,牧场主每年都要修房顶。我说:“把这棵仙人掌伐掉不就行了?省得费这个事。”而牧场的主人看了我一眼说:“这是一种生活乐趣,当我听到仙人掌落到房顶的声音,当我再修房顶时,我把它当成一种乐趣。” 

  还有让我的朋友更诧异的事情,牧场主的牧场居然有一块最好的地是荒着的,而且什么也不种,就那么荒着。他问这是为什么,多可惜的土地啊,可以种什么长什么的,但牧场主给他的回答是:我不能种任何东西,因为我祖父有遗嘱,他让我父亲在这块地上什么都不要种,就这样荒着,我父亲给我的遗嘱上也是这样写着,我祖父说,有一块这样的地荒着是一种美,那是一种寂静之美。 

  我的朋友听呆了,天啊,荒着居然是一种美。两年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荒着的确是一种美,禅意是一种生活态度,而那遗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遗嘱。 

  还有一件事,英国首相布莱尔和夫人到法国南部一个小镇上度假,但小镇的人们依然是我行我素,并没有因为布莱尔夫妇的到来有什么改变——他们依然在街边喝咖啡晒太阳打桥牌。布莱尔喜欢小镇上的一家酒吧,但那家小酒吧并没有因为布莱尔的到来而改变什么,他们早早定下了休假计划,恰巧和布莱尔夫妇来的日子冲突。所以,布莱尔夫妇看到了一个挂在酒吧门口的牌子:欢迎布莱尔先生和太太,我们正在度假,假期结束后会回来,很抱歉。

  看到这我心里开出一朵叫做禅意的花来,我想布莱尔夫妇也一定能理解这样的度假,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并没有因为你是布莱尔我就会放弃自己的计划,选择一种淡定的生活其实是选择了快乐。 

  就像我终于明白,在红尘中,不必要活得那样累,为了名为了利为了不必要的那些得失而苦恼而沮丧,过一种禅意的生活,那才是生活的上品。只有那样,我才能看到春天虫子的蠕动,闻到空气中花的芳香,看到天空中鸟的飞翔,我才听到隔壁孩子的哭声不再烦恼,看到别人又升了职不再眼红,并且当鸽子落到外面的空调上时不再轰它们走,我还会把它们落在空调上的粪便清理走。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