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6年4月

“ 

     今天又有人问我是不是嫁给了新加坡人。”朋友对我说。我苦笑,这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类似的抱怨了.“你 怎 么说?” 朋友也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说不见得在本地的中国女人就一定是嫁了新加坡人嫁过来的,再说嫁了新加坡人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来新加坡。” 说的好!

     本地有多少中国女性被问过这样的问题?我没有统计过。但我周围的许多朋友都经历过这样的问话-“你先生是不是新加坡人?”他们不问你结婚了没,不问你先生是哪里人,而是问你先生是不是新加坡人。或者有的人更直接,我的一个朋友在新公司工作第一天就被人笑着问,“嫁过来的?”而且,问这话不仅仅有新加坡人,也有中国人。

    我和我的多数朋友来新加坡来得比较晚,也许没有经历过新加坡人发明“小龙女”这个称号的那个阶段。但是现在在本地确实有许多单身女人过来或读书或工作,不外乎是为了一个更好的将来。也有许多中国夫妇共同的在这可爱的第二家园里努力奋斗着。更有许多和新加坡人结为连理的女人为了丈夫在这里生根发芽。我见过许许多多嫁给新加坡人的中国女人,幸福的和丈夫孩子生活在一起。她的真爱,只不过恰巧是冠着新加坡国籍的男人而已。  

    这些女人,什么时候可以不再被人问--“嫁过来的?”


后记:此文章是一位移居新加坡的中国女作家郭楠的短文,和我经历的很像,因此她的感受也是我们在新女性的共同感受。

 

 

 

 

 

 

 

 

 

 

 

 

 

 

 

 

 

 

 

 

 

 

Read Full Post »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Read Full Post »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趴在台历上翻看每个节气的来历和故事,体味着节气带来的气候的变化和心情的不同。那时耳边会响着妈妈的叮咛:今天立秋天凉了,多加件衣服;立夏天热了,可以脱了毛衣了。爸爸会说:已经是春分了,不会再冷了;虽然立春了,要小心倒春寒啊;今年的秋老虎好厉害;还没有出九呢,还要冷一阵子;这场雪下得好。听着这些话,我在盼望着我喜爱的季节到来中慢慢长大。

  我是那么的喜欢四季的交替变化,春雨夏风秋云冬雪,显示着大自然的规律和魅力;我喜欢有香味的花,春有水仙,夏有金银,秋有桂花,冬有腊梅,这些无一不让我沉醉着迷。爸爸喜欢种花弄草,也许受他的影响,我也爱极了花草之类,很多时候梦想着去做一个迎着朝霞送着晚霞日日沉浸在花香草绿中的园丁。以前家里有前后两个院子,春夏秋冬从来就没断过鲜花,开满广玉兰的树长得好高好大,各种颜色的月季花像绸缎一样张着笑脸,白雪覆盖的腊梅傲然怒放,那时喜悦的心情时时绽放在盛开的花蕾上。后来搬了家,没有了院子,只有阳台,可是阳台再大,爸爸却没有了心情去种花了,花盆终究不能与土地相比。姐姐说,她有一个心愿,努力赚钱,买一栋和以前一样的带前后院子的房子,让爸爸妈妈和我们全家找回从前的鲜花满屋,飘香不断的感觉,我祝福她。

  从回忆中回来,深深感到人生注定有得有失,如今我在得到更好的社会环境来增长自己的见识的同时,却已近9年没闻到我心中的栀子花的香味。这个小小的岛国只有永远的夏季,我差点忘了我记忆中的台历上清楚的写着这个节气-清明。

  这几天是做清明的日子,借以此文和我对大自然的向往和怀念来祭拜我的已逝去的亲人们。

  

Read Full Post »

  

  

  今天去医院做个例行检查,虽然是小CASE,但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害怕,老公说请假陪我去,我没让,这些年我的健康让他费了很多神,不想再给他添麻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有了从天而降的好姐妹可以陪我去,这让我很欣慰。

  在等号的时候有人陪我聊天,在去检查室前换下的衣服有人给我拿,检查前的恐慌淡化在她的鼓励里和给我的安全感里,检查完毕后有人迎上来陪我休息……也许这所有的爱心相随让我今天有了EXCELLENT检查结果,医生笑着对我说,一切都很好。原本紧张了很多天的担心就这样烟消云散,我真的很开心。

  我是个幸福的人,因为有幸福的人相伴。谢谢你,Michelle,琼姐。

 

 

 

Read Full Post »

      我的一个朋友刚从新西兰回来,他去那里之前每天的生活可以用纸醉金迷来形容,而且为自己的仕宦之路费尽心机,但偶然的一个机会他去新西兰学习了两年。 

  两年之后再回来,看到他的脸上常常有淡定的笑容,不吸烟不喝酒种花养鸟下围棋性情大变,我问他,何以改变这么多? 

  他说,给你讲个故事吧。我在新西兰的时候,住到一个牧场主家里,他们家有很多牧场,房子全是木头的,这样的田园生活已经延续一百多年了。牧场主家的房子前有一大株仙人掌,高大得可以伸到屋顶上去,又肥又大的仙人掌叶片会在成熟之后“啪嗒啪嗒”地落到房顶上,每年都会腐蚀房顶,把房顶砸坏,牧场主每年都要修房顶。我说:“把这棵仙人掌伐掉不就行了?省得费这个事。”而牧场的主人看了我一眼说:“这是一种生活乐趣,当我听到仙人掌落到房顶的声音,当我再修房顶时,我把它当成一种乐趣。” 

  还有让我的朋友更诧异的事情,牧场主的牧场居然有一块最好的地是荒着的,而且什么也不种,就那么荒着。他问这是为什么,多可惜的土地啊,可以种什么长什么的,但牧场主给他的回答是:我不能种任何东西,因为我祖父有遗嘱,他让我父亲在这块地上什么都不要种,就这样荒着,我父亲给我的遗嘱上也是这样写着,我祖父说,有一块这样的地荒着是一种美,那是一种寂静之美。 

  我的朋友听呆了,天啊,荒着居然是一种美。两年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荒着的确是一种美,禅意是一种生活态度,而那遗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遗嘱。 

  还有一件事,英国首相布莱尔和夫人到法国南部一个小镇上度假,但小镇的人们依然是我行我素,并没有因为布莱尔夫妇的到来有什么改变——他们依然在街边喝咖啡晒太阳打桥牌。布莱尔喜欢小镇上的一家酒吧,但那家小酒吧并没有因为布莱尔的到来而改变什么,他们早早定下了休假计划,恰巧和布莱尔夫妇来的日子冲突。所以,布莱尔夫妇看到了一个挂在酒吧门口的牌子:欢迎布莱尔先生和太太,我们正在度假,假期结束后会回来,很抱歉。

  看到这我心里开出一朵叫做禅意的花来,我想布莱尔夫妇也一定能理解这样的度假,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并没有因为你是布莱尔我就会放弃自己的计划,选择一种淡定的生活其实是选择了快乐。 

  就像我终于明白,在红尘中,不必要活得那样累,为了名为了利为了不必要的那些得失而苦恼而沮丧,过一种禅意的生活,那才是生活的上品。只有那样,我才能看到春天虫子的蠕动,闻到空气中花的芳香,看到天空中鸟的飞翔,我才听到隔壁孩子的哭声不再烦恼,看到别人又升了职不再眼红,并且当鸽子落到外面的空调上时不再轰它们走,我还会把它们落在空调上的粪便清理走。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