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饮食’ Category

麻辣人生

 

  家人说我喜欢吃辣从三岁开始的,之后不说嗜辣如命,也是一天无辣不欢,无论哪个国家的菜系,只有有辣椒在里面,一般都爱吃。至今记得那些画面:年少当兵时,有一天班长不知从哪儿弄来一饭盒红通通超辣的辣椒酱,吃饭时宝贝似地给我们每人分一勺子,而每个人也像得到山珍海味一样吃得开心满足;工作时在外地,无味的食堂菜,只能配着袋装的小尖椒才能吃得香;四川的麻辣火锅刚在大江南北火起来时,很多人吃起来汗流浃背,舌头伸多长,可我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牛极了;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有了辣货也是等着我回去一起吃才觉得吃得有劲。只到现在,一回国,最爱吃的吃得最多的饭店还是跟辣有关的。说起来中国人也越来越爱吃辣了,你瞧哪个城市没有四川火锅店啊。好汉不提当年勇,在过去的几年里,身体健康处于最低谷,辣自然就吃少吃淡了。现在有了小祺祺,更是就着他,不敢多吃。但是辣椒仍然是我家饭桌不可缺少的菜肴。

  前一阵美美妈妈回国,问我要带什么,想半天觉得没啥要带的,而且每个人回家都会拖着超重的行李回来,里面都是家人塞不完的关爱,哪好意思去占那宝贵的空间。可是临到她回来时,又发了短信来问我,我就随口说那就带点辣的小零食吧,什么麻辣豆干麻辣牛肉丝什么的,新加坡找遍每个角落都不会有这样的零食,她说那就买点武汉鸭脖,我一听来劲了,这玩意儿可是刚火起来的中国老百姓爱吃的小吃和下酒菜,虽说卫生程度无人知晓,可是那味道太解馋了,管他那么多,啃了再说,想起香港美食评论家蔡澜写的专栏文章中写到倪匡爱吃咸肉,有人劝他少吃这种不健康的东西,他回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吃死了算了哈哈,真是精彩写出我们这些馋鬼的心态。经美妈一提醒,我的记忆复苏了,又想起在家吃的一个美味,不过读者朋友中有保护动物协会的成员,看了不要扁我噢,我说的是重庆小吃麻辣兔头,上次回家同学介绍给我,一下子欲罢不能爱上了。又让美妈给我带些兔头,想想前头说的那些话,呃,有点不好意思了,没关系,下次我再给她带,有来有往日子过的才有人情味嘛。

  巧极的的是第二天的早报头版就刊登:武汉鸭脖等小吃来到新加坡。这真是让我喜出望外,这以后再也不用等到回国才解馋了哈哈。新加坡的中国人一多,坏事好事一样增长,不过坏事与我们不沾边,好事倒是给了我们很多方便,重庆火锅是早就有了的,接着什么谭鱼头,鸡公煲,麻辣虾都陆续来到新加坡,但是吃这些必须到饭店,比较正式,带着祺祺又怎么能吃得顺当过瘾。不过有了这些麻辣小吃,买一些拿回家,边看电视边嚼,人生啊正是有着这样的小小享受才有意思嘿嘿。

  社会发展的太快了,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联络家人,电脑的摄像头一开就可看到他们,定张机票一天内就可到家与他们开心共饮。用笔写信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吧,我的抽屉里还剩着很多漂亮的信纸,再也成不了鸿雁了。以前一想起家乡的食物,就会流口水,现在却能立即吃到嘴,天呐,这年头哪还有人提什么乡愁。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