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5年11月

钢琴

  刚刚收到以前的钢琴老师兼好朋友从澳洲发来的E-MAIL,问我在不在学钢琴了,真是汗颜,太久没认真地坐下来练琴了。《拜厄》、《车尔尼》、《哈农指法练习》、《约翰.汤普森》、《钢基》等等这些钢琴基本书本从国内搬过来,老师希望我能熟练地掌握它们,可是早被我丢在一边,上面布满灰尘。虽然有时也会弹上几曲,可是总是那么心烦气躁,如水一般的琴声并没有使我面对生活面对烦恼保持心平气和。

 前后两个老师都对我的音乐悟性充满希望,可是我的惰性又让她们失望。我对自己更失望,没有自信,没有恒心,没有定性,什么事也没做,就这样我的2005年在一个月后终在后悔中过去了。
 两位老师都说当她们一坐在钢琴边,手一抚上那些黑白琴键,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身心早已融入绕梁的琴声,一天弹上8个小时也不嫌多。我多想有这样的投入度和水平,道行不够啊,
 《水上天鹅》、《仙女的竖琴》、《春之歌》、《memory》、《月亮上的人》、莫扎特的《香槟》(一小段)等等基本的钢琴曲和一些练习曲,旋律简单优美,让人陶醉。老师说无论怎样的曲子,只要用心去弹弹好了,就是成功的出色的。
 亲爱的自己,为了爱你的人们,努力。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大长今

 

 

 

大长今

闵政浩愿与长今共患难

  长今:因为我,你必须舍弃一切,这样没有关系吗?

  因为我,也许你会被贬为贱民,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你握笔的手以后要挖泥土,这样是不是也没关系?

  也许我们要吃草根来过日子,这样是不是也没关系?

  闵大人:没关系,统统都没关系!

  长今:都是因为我,也没关系么?

  闵大人:就是因为你,才没有关系!

(为了逃离那令人抑郁的宫廷,长今请求闵政浩带她逃走,在逃走的途中,长今和闵政浩的问答。当时被皇后要求长今让有病在身的世子静静离开,长今在坚持信念和报答恩人间,选择了坚持信念。)

  长今开解中宗

  长今:每当有烦恼时,请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找一位你最信任、最了解你的人,倾诉你的心事。

  (长今对中宗说的话。当中宗再次夜不能寐时,在够了解他、却得不到他信任的皇后与他可以信任、但却不够了解他的李淑媛的房门外徘徊,寂寞孤独。)

  闵政浩向中宗陈情

  闵政浩:微臣真心爱慕医女长今,因为她是女人,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在学医术的过程中,所表现的坚忍意志以及她吃苦受难的精神,都让微臣倾心,更尊重爱慕她。这个女人一切都是珍贵的,也许微臣无法得到这个女人,也许长今以后要面临更大的悲伤与苦难。拜托皇上,让长今走她自己想走的路,这是我爱慕她的方式。不忠的我可以承担一切罪行,斩首也无怨言。

  (在中宗获悉长今闵政浩两情相悦后,犹豫于是按自己的意愿收长今入后宫,还是按照长今的意愿让她做医女时,闵政浩冒死求见,所说的话。)

  中宗向长今表白

  中宗:坐在君主这个位置上,不可以有爱慕这个感情。但我还是爱上了你。不想违背你的意愿得到你,但你是惟一能给朕安慰的人,你必须留在朕的身边,这也许是朕的一种爱慕方式。身为君王我命令你,身为男人我请求你,留在我的身边。

  (中宗决定任命长今为主治他病的医官,并授予大长今前,对大长今私下所说的话。)

  张德支持长今

  张德:我所需要的并不是很大的赏赐,也不是什么名声,只希望像男人一样对我所作的事情,给予肯定和鼓励。女人也可以做好该做的事情。

  (在中宗第一次想任命长今为主治医官时,长今的医学老师张德对长今说的话。那时,上到太后、皇后,下到儒生百官,亲到连生、昌依,远到不相干的宫女、医女全部反对。除了闵政浩的一贯支持外,还有就是说了这段话的张德、以及从相识就信任长今的信非支持她。)

  长今回顾宫廷生活

  长今:宫廷让我做过我想做的饮食,让我施行过医术,也让我遇到我的夫君,但是宫廷却让我失去母亲,也失去韩尚宫娘娘,差点失去自己的生命,宫廷对我来说是这种地方,似乎可以拥有一切,但是会夺取我最重要的东西,似乎可以让我做我想做的事,但是也可以让我变得一无所有。

  (长今和闵政浩决定离开宫廷,过普通人生活时所说的话。)

  不同的爱慕方式相同的爱慕心情

  两个男人两种爱

  中宗对长今的爱,有自私,也有无私的一面,比闵政浩更为符合人性。相对而言,闵政浩的爱太过无私,太过完美,显得有点不真实。

  中宗爱长今,成全她

  中宗算是个明君,善纳言,肯自省,还是一个孝子。有主见,却也肯协调。他在前面的戏很少,每次都是很快乐的吃吃美食的几个镜头。到了这大结局周,中宗的戏突然多起来。观众也突然发现,原来这个知道“好味”的皇上也是性情中人。

  因为,皇上当久了,难免焦躁郁闷,很多事情发作不得,只能郁结于心,和长今的对话,更多的像朋友,而不是君臣。再有权势的男人,也需要一个温情的女人去抚平他的委屈,像一个孩子,所以他理所当然的爱上了长今。

  他身为一国之君,坐拥天下,却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他嫉妒闵政浩,想一箭将他射死,却下不了手,是人性。他留长今在他身边,将闵政浩流配他乡,也是人性。

  中宗临死前,他昏昏的眼神十分震撼,他望着长今,充满不舍和依恋,却十分精明的意识到,他的死,对于那些早就不满女性当御医的保守派大臣,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借口处死长今。于是临终前,他选择睿智地让心腹将长今带走。放手让长今和闵政浩远走高飞,是人性,也是感性。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幸福的地方飞去——闵政浩,才是她最适合的归宿。

  中宗对长今的爱,并不亚于任何人。毕竟爱一个人的方式是成全她,而非占有。

  闵政浩爱长今,了解她

  闵政浩是一个集所有优点的男人,睿智、果敢、大度、武艺高强、文科状元、还有帅气的外表。长今当宫女时,他是内禁卫。被流放时,他不辞而别追随去济州,当地方官。当医女时,他就成了内医院副提调。

  为了实现长今的理想——做医女,他冒死对皇上坦承他爱长今,告知中宗他曾经打算和长今一起逃离宫廷,但是又回到宫廷来,因为长今必须要发挥她的所长,继续行医,这是他爱慕长今的方式,也恳求中宗爱惜长今的才华,不要封长今为后宫,要命长今做中宗的主治医官,自己选择则流放。

  爱一个人,不但要成全,还要有深厚的了解,闵政浩做到了。

 

Read Full Post »

桂花飘香的季节

  国内的好友说,她家小区的楼下种满了桂花树,虽然8月已过,可是桂花依旧飘香,说得我好想立马飞回去,在凉爽的风中深深吸一口带有桂香的空气,心情该是多么愉悦。
  虽然故乡很多地方很多东西让久在国外的我们看不惯想不通,虽然在外飘泊多年的我们可能身不由己的还要漂的更远,可是根在哪里永远不会变,最亲的亲人、曾一起成长不会改变的老友、儿时的少年时的青春洋溢时的一切美好的皆在那有着很多不足的国土上,一回到那里,我才会全身心的放松,才有众多亲情包围着的幸福,才有最真挚的友情让我感到温暖……
  可是,人在江湖……
  很多时候,我在思考着哈姆雷特似的问题:回还是不回,This is a question。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