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9年1月

岁月

 

  昨日,给一个战友打电话拜年,永远是不必伪装的舒服放松的聊天,我享受这种感觉。她突然说到,爷爷在年前走了,过两天要去南京参加追悼会,爷爷终年九十多岁。我的鼻头立马就酸了,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在十几年前的南京。

  这位爷爷是位老红军,是国宝,在当兵的岁月里似乎也是我们共同的爷爷。那时,在南京的瑞金路上,一幢独门独院的小红楼,偌大的房子住着爷爷和奶奶,还有警卫员。几个小女兵蛋子经常去里面玩耍,甚至捉迷藏,木地板被我们的脚步声震的咚咚响。奶奶当时已瘫痪在床,她同样是位军人,看到我们总是笑呵呵地敬个军礼。而爷爷是位老玩童,喜欢和我们开玩笑,拉着我们的手跳舞,至今仍记得那手臂上的老人斑和他快乐的笑脸。前年还见到过他,身体看上去还不错,还能和小辈们玩牌。可是人终究敌不过岁月,无论历经繁华无论遭受坎坷,最终总是随风而去。

  淡淡的回忆,扑面而来,清晰又怅然。在岁月的河里,我们静静地飘流,何处是终点,无人知晓。

  只能,活在当下。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年后

 

  祺祺一个年过后肠胃不适,一直有点腹泻,再去学校又哭哭泣泣的,傍晚去接他,一见到我更是委屈的不行,可怜见儿的,不能一生小病就歇在家啊。

  就祺祺这个小样儿,在托儿所算大个的,以前就有很多本地的伯伯婶婶爷爷奶奶的说他长得handsome,样子又像大老板。无独有偶,今天老师也跟我说,她们现在开玩笑喊他老板,叫其他小朋友跟他搞好关系,人家以后是做大老板的,哈哈,真是笑死我也,我和他爹都是生意白痴也不会赚钱又没理财能力,简直天生跟钱无缘的,难道负负得正,以后祺祺会走完全和我们不一样的路?呵呵谁知道呢,小子要做也要做个儒商,奸商是我所唾弃的。但是心里最安心的愿望仍是他一生身心健康走正路就好。

Read Full Post »

 
  今天按照学校的规定,给祺祺穿上传统衣服上学,参加他的第一个新年party。衣服是红色的面料,袖口和裤口滚着黄色的边,胸前绣着一条腾飞黄色的龙,这是一个做幼师的朋友买的,做了多年很有经验,还特意打车送过来,让我省心又省力,很感激。最近一有什么学校的事就会咨询她,有个顾问在身边,问题好解决多了,我和祺祺都好命,总有贵人相帮嘿嘿。
 慌乱中总会出问题,换衣时,把他鼻头上还没长好的痂给弄掉了,露出红红的嫩皮,心疼我半天。出了门才想起忘了带相机和手机,没办法拍照片了,不过今天学校并没让家长参加,他们也会给小朋友们拍的。到了学校,嗬!老师们都穿得喜气洋洋,无论印度簇还是华人老师都穿着红色的衣服和裙子,真有华人农历新年的气氛呢。老师看到祺祺大叫好可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对我说,祺祺现在好多了,很听话,只是听故事的时候坐不住到处跑,还是太小了呵呵。不过听的我好安慰,他快适应了。
 愿宝贝玩得开心,无论他以后有无记得今天的欢乐,妈妈已为他记下这个第一次。
  

Read Full Post »

摔烂了鼻子

 

  最近可能是祺宝宝不顺的日子,上幼儿园环境大改变,心生紧张恐惧又连连生病,而我并没好好陪他帮他适应,疏忽了他的感觉,还极不耐烦地经常打断他用发脾气和哭闹发出的求救信号,只到昨日有一经验老师找我沟通,说他在学校生气就躺在地上或者哭闹过度还打老师,我才知道这个小孩已经到了很无助的地步,之前他是个很容易快乐和乖巧的宝宝啊,不想说带来怎样的情绪冲击我,因为还来得及调整一切。可是昨晚他爸爸带他下楼玩回来,一开门,小人冲进来像往常一样找我抱抱,一眼就看见他的鼻子和人中那里在流血,摔得不轻,似乎有一点瘪进去,破了皮还伤到肉,有一小小块肉没了,看的我心抽起来,看到我的样子,他才委屈地哭出来,那一刻,我突然有一个念头一闪,不要宝宝就好了,他不会受苦,我也没有这种每时每刻乃至永远的揪心揪肝地地担忧和紧张,好伤神啊。

Read Full Post »

complain

 

  这个星期祺小宝才上三天学,三天两头生病,表面上我是轻松了,心里每天都在紧张中,电话铃一响,心就呯呯跳,生怕是祺祺那边有事。体谅老师们的一大堆疏忽和照顾不周,没有像新加坡人屁大事就去complain,(这是新加坡人很优良的传统,听说有俩上下楼的邻居,平时都认识的,但是楼上人的空调有一天滴水了,影响到楼下人,可是楼下人没有上楼去说,而是直接打电话让警察来处理,很不可思议吧,但是在这里却是正常之举。)结果却被校长助理责问为什么老师说我三天两天不送去,导致他一直还是不适应还总是哭,我好冤啊,一口气哇哇哇把苦水全吐出来了,谁知道助理很高兴,我们需要你们的反馈,这样我们才能改进,有的家长很凶会打回来骂的,语气很鼓励的样子,唉俺这个愚笨的脑子又短路了,这是哪对哪儿啊,看来入乡随俗总是没错哟,以后俺们一定也学新加坡银,有事没事就去投诉,这样才对头噢。

Read Full Post »

中了魔咒

 

  小孩一进幼儿园就会生病,这句话就像一句魔咒,很多孩子不能避免,我听得多了,也有身边朋友的经历证明,似乎成了一种不良暗示,自祺祺进幼儿园的第一天,我就在等,等着他不舒服他生病,终于很快我就等到了,前天晚上发烧,今天早上退烧,但还有一点咳嗽,明天送去又要重新开始适应。上个星期,环境的改变,不停的哭泣,让他疲劳不堪,他的发泄就是回到家更多的哭闹和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我心疼又着急,表现出来的却是焦躁,他的嘴一张,我的头就疼,感觉快爆炸了,经常地河东狮吼一番,接着当然是后悔和内疚,这种恶性循环带来的后果可想而已,安啦,深呼吸,放松……

  接着昨晚的再写。停学几天,今天早上去托儿所一看,没想到病倒的孩子不少,以为只是祺祺,这下心里竟然安慰些许,这是什么心理?看到又进入还不熟悉的环境,祺宝宝的小嘴又开始咧开,陪着他进去,吃早餐。过一会儿他较喜欢的(可能因为是说华语的缘故,他没听觉上的压力)老师来了,说要给他讲故事带着他走到另一边,我赶紧偷偷溜走,在家已讲了很多次下午妈妈会带他喜欢的玩具去接他的,应该哭哭就好会的吧。说到底,我们大家都在等待这个不可避免地过程的结束。安啦。

  新生入学,哭啊闹的,老师也辛苦,频频出乌龙噢,祺祺的衣服被换到现在也不知谁穿去的,只好拿了个M size回来,纸尿裤穿了个girl’s回来,早打招呼说他能吃饭了却给他吃粥,上个星期去接他,哭后的鼻涕和吃过东西后嘴角的殘留物也没擦干净,不消说心里有点难受噢,再一想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老师们说起来都很nice,第一天一直抱着他哄他,也尽力了,自己的耐心也不过如此,再过一些时候,彼此都熟悉了,会好的。安啦!

 

Read Full Post »

上学的第三天

 

  早上照旧高高兴兴地去上学,在路上我停下来给他吃面包,他还催着我快走。到了学校,老师让我们家长暂时回避,试试看行不行。我就对祺祺说,妈妈有事等会儿来接,可能是其中一个老师抱着他照顾他的缘故,他的反应还好,没哭。outdoor的时间小样们都从教室出来了,玩游戏,偷偷看到他在找我,不过也没哭,被老师带着继续玩,我真是惊讶极了,难道这么容易就脱手了,另一个家长的孩子哭个不停,她很心疼也很羡慕我。不过我们没再出现,一直躲在一旁观察。果然好景不长,进去教室没多久,他就开哭了,不过有老师哄,一会儿就好了,好像能让人放心,我就回家了。但是中午他的午睡很让我担心,昨天早回也没带他熟悉一下程序,换了环境换了床换了方法不知怎么样,老是看着手机,心里不安,到了下午2点半,家里电话响了,我就猜到三分,果然老师说他越哭越厉害,中午都没吃饭,喂奶也不喝,叫我马上去接。第三天就这样过去了,明天继续战斗。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